我的位置: 首頁 > 政能量 > 正文

解放戰爭的壯麗史詩——四戰四平主體紀念碑碑文敬讀

  2020年7月22日下午,正在吉林省考察調研的習近平總書記參觀了四平戰役紀念館,重溫革命歷史,緬懷革命先烈。四戰四平意義重大,在全國解放戰爭的歷史上書寫了壯麗史詩。鑒往知來,讓我們通過四戰四平主體紀念碑,一起了解這段東北解放戰爭中浴血榮光的重要戰事。

  

  四戰四平主體紀念碑,位于吉林省四平市北郊的四平市革命烈士陵園內,1989年建成。碑高31.3米,塔尖上四把尖刀呈V字形聚攏,象征四戰四平的最后勝利。碑身鐫刻著由彭真題寫的“四平烈士永垂不朽”8個大字。紀念碑塔基基座的四面,分別標注著四戰四平敵我參戰部隊及主官序列,并記錄著四戰四平的光輝歷史。碑文全文如下:

  

  四平解放戰(一戰四平)

  

  一九四六年三月,蘇聯紅軍自東北各地撤離回國,國民黨為爭奪抗戰勝利果實,獨霸東北,派遣接收大員劉翰東率近百名官員到四平,成立了國民黨遼北省政府和四平市政府,劉翰東任遼北省政府主席,并勾結偽滿軍警和土匪武裝三千余人,竊據四平。為了粉碎國民黨的陰謀,配合當時的國共和談,中共中央決定在蘇軍撤離后首先控制沈陽以北的長大鐵路干線城市,并由西滿軍區部署首先奪取戰略要地四平。

  

  東北民主聯軍,以第三師第十旅旅長鐘偉擔任指揮,以保安第一旅旅長馬仁興、遼西第二分區副司令員鄧忠仁、第七縱隊第十九旅副旅長楊尚儒擔任副指揮,統一指揮第三師第十旅二十八團,第七縱隊第五十六團和第五十九團、保安第一旅第一團、遼西第二分區第十六團和兩個縣大隊,總兵力六千人。戰斗從三月十七日早四時打響,經過十個小時激戰,至下午二時結束。我軍以傷亡二百余人的代價,共斃、傷俘國民黨遼北省主席劉翰東以及匪首王大化、王耀東所部三千余人,一舉殲滅了以日偽“鐵石部隊”和土匪武裝為主的國民黨守城之敵。繳獲大小炮三十二門,機槍六十九挺,長短槍兩千余支,汽車二十輛,馬七百匹,以及其他部分軍用物資,使四平獲得解放。

  

  一戰四平的勝利,使具有重要戰略意義的四平市被共產黨和人民軍隊所控制,從而有力地阻止了敵人的北進,這對建立鞏固的東北根據地,特別是對首先控制北滿地區起到了重要作用。

  

  四平保衛戰(二戰四平)

  

  國民黨軍于一九四六年三月下旬,集中十一個師從沈陽地區分南北兩路向東北民主聯軍發動大規模進攻,企圖首先占領四平、本溪,進而占領全東北。中共中央為了配合談判斗爭爭取國內的和平和我黨我軍在東北的有利地位,要求東北民主聯軍堅決扼守四平。毛澤東兩次致電林彪“必須準備數萬人的傷亡,要有決心付出此項代價,才能打出新局面”,“化四平街為馬德里”。

  

  自四月十八日開始,東北民主聯軍第一師,第二師,第三師之第七、第八、第十旅和獨立旅,第七縱隊第十九、二十旅,保安第一旅,第七師第二十旅,第三縱隊第七、第八旅,保安第三旅,第三五九旅,遼西第二分區部隊及炮兵旅一部,在東北民主聯軍總司令林彪統一指揮下,在四平地區英勇抗擊國民黨軍十個師的進攻。敵軍在飛機、坦克掩護下實施集團沖鋒,東北民主聯軍頑強抗擊,許多部隊以近戰和白刃格斗殲敵,一些陣地敵我數度易手,戰況甚為慘烈。至五月十八日,由于國民黨軍占領塔子山并迂回四平東北,東北民主聯軍為擺脫被動,主動撤離四平。歷時一個月的四平保衛戰,共殲敵一萬六千多人。東北民主聯軍也付出了沉重的代價,傷亡八千余人。

  

  四平保衛戰是在特殊條件下所進行的城市防御戰,參戰部隊以人民軍隊高度的英勇頑強精神,保衛了北滿根據地,配合了同國民黨的談判斗爭,爭取了實現東北休戰,為建立鞏固的東北根據地創造了有利條件。

  

  四平攻堅戰(三戰四平)

  

  一九四七年六月,東北民主聯軍為擴大夏季攻勢的戰果,決心以第一縱隊、遼吉縱隊、第六縱隊第十七師和“東總”炮兵五個營等部,在第一縱隊司令員李天佑、政治委員萬毅指揮下,對防守四平的國民黨軍第七十一軍等部發起攻堅作戰。另以第二、第三、第四縱隊,第六縱隊主力和獨立師等部共十七個師,在四平南北地區擔任阻援。

  

  六月十四日二十時,東北民主聯軍冒著傾盆大雨向四平發起總攻。攻城部隊面對敵機的輪番轟炸掃射,英勇奮戰,逐屋逐堡爭奪。十九日,戰役預備隊第十七師全部投入戰斗。至二十日夜攻占四平西城區,二十一日繼續向東城區發起攻擊。此時,查明四平守軍并不是戰前判斷的一萬八千人,而是三萬五千人。二十三日,“東總”調整部署,將傷亡較大的第一縱隊、遼吉縱隊各兩個師撤出休整和參加打援;以第六縱隊全部投入戰斗;攻城作戰由第六縱隊的司令員洪學智指揮。二十四日至二十六日,攻城部隊對東城區展開頑強攻擊。后因國民黨十個師分由長春、沈陽馳援,為另尋戰機,攻城與阻援部隊奉命于六月三十日撤出戰斗。

  

  四平攻堅戰是東北民主聯軍從運動戰走向攻堅戰的開始,我軍付出了一萬三千人的傷亡代價,遼吉縱隊獨立第一師師長馬仁興在戰斗中壯烈犧牲。此役四平雖未攻克,但殲敵一萬七千余人,也為我軍摸索出了一整套的城市攻堅經驗,對而后實施城市攻堅戰具有極其重要的指導作用。

  

  四平收復戰(四戰四平)

  

  東北民主聯軍經過一九四七年秋季攻勢,徹底轉為戰略反攻,完全掌握了東北戰場的主動權。一九四八年三月,東北野戰軍為發展冬季攻勢作戰的勝利,決心奪取戰略要地四平。遂以第一、第三、第七縱隊,獨立第二師和“東總”炮兵四個團,在第一縱隊司令員李天佑、政治委員萬毅指揮下,發起攻克四平作戰。

  

  三月十二日晨,參戰部隊對困守堅固設防的四平國民黨軍第七十一軍第八十八師等部發起攻擊。炮兵首先發揮火力攻勢,隨著炮火向縱深延伸,主攻部隊發起沖鋒。第一縱隊從西北、正北向城里突擊,對敵實行迂回穿插,分割包圍,把國民黨軍的防御體系打亂。同時第三縱隊則由南向北壓縮,形成南北鉗形夾擊。第七縱隊由西南進行攻擊,并于十四時與第一縱隊會師中央大街。至十三日七時,全殲守敵,使得四平重獲解放。此役共殲敵一萬九千余人,繳獲各種炮一百九十七門,輕重機槍四百六十一挺,各種槍九千六百八十八支,汽車八十五輛,騾馬一千六百五十一匹以及大量軍用物資。東北民主聯軍傷亡四千九百余人。

  

  四平的解放,徹底割斷了東北國民黨軍長春到沈陽的聯系,使長春守敵陷入孤立的困境,為東北我軍發動遼沈決戰創造了有利條件,為解放東北全境奠定了堅實基礎。周恩來代表中共中央于三月十五日致賀電“慶祝你們收復四平街及冬季攻勢中殲敵八個整師并爭取一個整師起義的偉大勝利”。

  

  四戰定乾坤。四平地處東北平原中部腹地,遼寧、吉林、內蒙古三省區交界處,是連接東西南北的交通樞紐,自古就是兵家必爭之地。1945年日本戰敗投降,作為“關東門戶,九州通衢”的四平成為國共雙方爭奪的焦點。遵照毛澤東的指示,從1946年3月至1948年3月,中國共產黨領導的人民軍隊同國民黨軍隊先后四次血戰四平,雙方累計投入兵力40余萬人,總計作戰時間長達63天,東北民主聯軍三攻一守,殲滅國民黨軍隊6.8萬余人,其中尤以1946年的四平保衛戰和1947年的四平攻堅戰最為激烈,投入兵力之多、作戰時間之長、戰斗之激烈、傷亡之重、影響之廣,在東北戰場是空前的。最終,東北民主聯軍(解放軍)以總計傷亡近3萬余人的代價,攻取了戰略要地四平,為遼沈戰役取得全勝拉開了序幕。

  

  薪火永相傳。作為中國共產黨早期活動的重要地區,東北抗聯的主要戰斗地區,解放戰爭的主戰場,吉林有著光榮的革命歷史和堅決的斗爭精神,這一特質在四戰四平中得到充分體現。據不完全統計,四戰四平的參戰部隊中先后有數百個單位受到中共中央、中央軍委、東北局、東北民主聯軍總部、各縱隊、各師(旅)的表彰和嘉獎,數千名指戰員戰場立功。“遼吉功臣、四平名將”馬仁興、“不死的英雄”王西蘭,還有沒有留下名字的無名烈士,用鮮血和生命鑄就了永不褪色的紅色豐碑。正如習近平總書記指出:“我們從八一南昌起義到井岡山斗爭,從艱苦卓絕的長征、抗日戰爭,再到解放戰爭、抗美援朝,是革命烈士的鮮血鑄就了革命成功,我們一定要牢記新中國來之不易。”四戰四平的硝煙已經散去70多年,但精神高地的力量永遠激勵著中華兒女揚帆新程。這段浴血鏖戰的烽火歲月,這篇氣壯山河的英雄史詩,不僅深深鐫刻在黨史、軍史中,更永遠銘記于人民心中,成為砥礪前行的不竭動力。


七乐彩预测 超级大乐透app软件下载 最准平码平肖免费资料 快乐10分钟开奖规则 洪城水业定向增发2019 东方6十1机选 山西十一选五投注网站 甘肃11选5中奖秘籍 北京福彩pk10app 河南快三最大遗漏值 买什么理财赚钱的 江苏快3 走势图 股票分析报告ppt 上海11选5高遗漏 打麻将赢真钱app 股票融资优缺点 一头中特免费大公开